SPACE SCHOOL

Houston Association for Space and Science Education.
HASSE x NNASA

分數以外,教育該有的美好價值

當年我所就讀的是台北市以升學著名的明星國中,教學極為嚴謹,老師們也都非常嚴格,無非就是要讓學生們都能升上好的高中,這間學校最著名的特色就是學生考上「前三志願」的人數相當多。

來自不同國家 HASSE 太空學校的學生

英文考四十九分的哈利波特



  在那個階段,我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第一次的英文小考,我的分數竟然是:「四十九分」!這對我來說當然意外到「下巴都要掉下來了」,畢竟我在英國讀小學的啊!考試的內容對我來說也是輕而易舉,怎麼會這樣呢?

  原來,是我在英國學校練的鋼筆書法 t 的寫法,和課本的「印刷」寫法有點出入。

  因此,每個字母 t 都被扣一分,還記得那時候的導師語重心長地對我說:「這是為你好,不然你高中聯考這樣寫,是會被扣分的,沒辦法爭論的。」我呆呆地看著手上的考卷和老師懇切的目光,只能下意識地點頭回應。

  英文寫法不正確,稍作修正就是了,但在英國被視為數學天才的我,考數學應該沒問題了吧!結果沒想到,開學第一次上數學課,我根本不知老師在講什麼,真的就像「鴨子聽雷」,有聽沒有懂。

  我望著同班同學,大家看來都神情輕鬆,對於課程內容幾乎每個人都會,好像都早已學過了一樣。下課後,我好奇向同學發問:「你怎麼都已經會了呀?」結果同學回答說:「我們上國中前的暑假有上過補習班,都有教啊!」

  聽到這樣的答案,我心裡還天真地想著:「暑假不就是戶外活動,增廣見聞?為什麼還要上課?」



數學天才變成數笨蛋



  後來,我發現不只是數學,連國文、生物,同學都在補習班上過課了。我的數學考試很少及格過,被數學老師用藤條打是家常便飯,在英國的數學天才,回到台灣變成一個全班倒數的笨蛋。

  父親向來很反對補習,他認為只要在學校上課專心聽講就好,補習是浪費時間和金錢,但看到我不爭氣的成績,他也只好從善如流,送我去補習班。從那時候開始,我白天到學校上課,拿了不同的練習試卷,晚上則到補習班報到,每天都覺得好累,去學校感覺只是去考試,根本不是在受教育。

  經過三十多年,回頭去看我國中的三年,如果真要找一些對我有助益的「正面」價值,也許就是從中深刻體會出什麼叫「東西方不同教育的震撼和衝擊」,而這也成為我日後投入未來教育事業的強大動力。

  教育不應只有單向的課程學習,更不該讓學生們關掉好奇心與想像力,成為考試的機器!我認為在正規的知識、常識之外,教育還必須提升學生的精神面及生活面,為學生打好基底,讓他們在出社會後可以照著自己的特質發揮所長,

  並做出貢獻。所以,「學校」也應該要具備:對自我的認識美感的培養與人合作的訓練品格的塑造創意的啟發,及面對未來的「生存能力」訓練



 



原文摘自於 《為夢想點火 - NASA 和太空學校激勵人心的故事》





真正的夢想會感動自己也會感動別人

這是一本給這個時代的青年、家長、教育工作者與冒險家看的書,一本有溫度、真人真事,看了會讓人熱血沸騰的作品!

其他相關文章

  • 放眼太空的老頑童- 理查·布蘭森爵士

    以旅行開拓視野已經成為顯學,那如果到看得最遠的地方,是否就更能獲得靈感和成長呢?在搭飛機旅行如同吃飯喝水般平常的現代,是否能以同樣的方式從太空看地球呢?

  • DNA序列觀測系外生物演化

    在1952年,賀雪與蔡斯利用同位素追蹤法,以噬菌體進行實驗,證實了DNA是噬菌體的遺傳物質。

  • 「看」見不一樣的宇宙

    世界真的是如我們看到的七彩嗎?答案是否定的,因為有太多的光線是肉眼所看不見。就像當你拿著紫外光往千元大鈔一照,你會發現在四個小朋友的身後,竟多出了一支天文望遠鏡!

到網頁最上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