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ACE SCHOOL

Houston Association for Space and Science Education.
HASSE x NNASA

首批太陽「遊客」登船 將於暑假出發!

在派克號太陽探測器(Parker Solar Probe)七年的任務期間,它將飛掠太陽大氣層 24 次,經歷和太陽史無前例的親密接觸。這一趟任務裡,派克號不僅僅攜帶許多科學儀器,更搭載超過113萬個名字,這群人也將成為首批「太陽遊客」。

封面圖、藝術家描繪派克號抵達太陽的想像圖

  早在今(2018)年三月,群眾被邀請提交他們的姓名到太空船上

  「太陽是我們唯一能近距離觀察的恆星,而派克號將顛覆我們對她的認知」派克號的計畫科學家尼可拉.福斯(Nicola Fox)說道:「作為一個肩負史上最極端任務的人造物體,太空船攜帶為之歡呼者的名字,這十分合適。」



圖一、前往太陽的免費船票



  任務預計於2018年7月31日發射,在約三個月前的5月18日,共有超過113萬個名字已提交並獲得確認。而這些名字連同與任務同名的太陽物理學家、芝加哥大學名譽教授尤金.派克(Eugene Parker)的照片,以及他在1958年革命性科學論文的副本一起裝在在一張記憶卡內,同時這也是NASA 首個以還在世的人命名的任務



圖二、裝有1,137,202個名字的記憶卡在2018年5月18日被安裝上派克號



  這張記憶卡被安裝在一塊銘牌上,再被裝進太空船。銘牌上寫著派克博士的名字,他提出了許多有關恆星(包括我們的太陽)如何拋射物質的想法。派克博士將這種傾瀉而出的能量和粒子稱為太陽風,從適合我們居住的世界,到太陽系與其他星系之間的交互作用,太陽風形塑了我們所知的一切。



圖三、帶有記憶卡的銘牌,其上說明派克博士的貢獻,以及他的名言



  儘管派克提出的太陽風理論,為人們對太陽風及太陽本身的認識有極大的改善,然而,仍然有問題尚未得到解答。其中兩個最基本、也是科學家希望本次任務可以解決的問題是:日冕的不尋常高溫,以及太陽風加速的機制。

  太陽的光球層(就是我們可以看見的那個表面)溫度僅有6000K,然而,在其上約3000公里高的日冕,溫度卻高達100~2000萬K。由於太陽的熱能來自其核心,這個現象就如你遠離一團炭火,溫度卻突然提高上千倍一樣不尋常。而這也意味著應有其他作用造成這樣不尋常的高溫。



圖四、銘牌帶著記憶卡裝載在用來傳輸訊號回地球的高增益天線下方



  科學家們認為,這種無法解釋的加熱機制應發生在較低的日冕中,而派克號將比任何探測器更接近該區域,近距離的觀察應有助於找出加熱源。同時,也可望指出當太陽風離開太陽時,是如何達到那樣高的速度。

  而當派克本人親自參觀完派克號太陽探測器,他表示:「我了解你們正在從事艱鉅的任務,而我相信你們將會成功!」



 



Reference:

[1]More Than 1.1 Million Names Installed on NASA’s Parker Solar Probe

https://www.nasa.gov/feature/goddard/2018/more-than-11-million-names-installed-on-nasa-s-parker-solar-probe

[2]William Shatner's Name Will Boldly Go to the Sun on NASA Probe (with 1.1 Million Others)

https://www.space.com/40661-nasa-parker-solar-probe-1-million-names.html

[3]太陽

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5%A4%AA%E9%98%B3#%E5%A4%A7%E6%B0%A3%E5%B1%A4

[4]Parker Solar Probe

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Parker_Solar_Probe

[5]2014-08-05 為什麼太陽的大氣層會比它的表面還要熱?

http://tamweb.tam.gov.tw/v3/TW/content.asp?mtype=c2&idx=1277



所有圖片皆來自:

https://www.nasa.gov/feature/goddard/2018/more-than-11-million-names-installed-on-nasa-s-parker-solar-probe



 

其他相關文章

  • 獵鷹重型成功升空 太陽系最快跑車何去何從

    獵鷹重型火箭於美東時間2月6日15:45(台灣時間4:45),成功從歷史悠久的卡納維拉爾角空軍基地LC-39A發射複合體升空。歷經半世紀,LC-39A再一次承接了繼農神五號之後,現役最強大的火箭。

  • DNA序列觀測系外生物演化

    在1952年,賀雪與蔡斯利用同位素追蹤法,以噬菌體進行實驗,證實了DNA是噬菌體的遺傳物質。

  • 放眼太空的老頑童- 理查·布蘭森爵士

    以旅行開拓視野已經成為顯學,那如果到看得最遠的地方,是否就更能獲得靈感和成長呢?在搭飛機旅行如同吃飯喝水般平常的現代,是否能以同樣的方式從太空看地球呢?

到網頁最上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