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aceX帶領美國找回失落的十年

自2011年開始,NASA啟動了Commercial Crew Program計畫,這個計畫是讓火箭發射外包,所以NASA就喪失了自主發射太空人到國際太空站的能力。

那去國際太空站要仰賴誰呢?

很不幸的,剛好只有俄羅斯有這個能力,所以過去美國花了大約40億美金跟俄羅斯買太空梭的座位。直到2020年,美國還是繼續跟俄羅斯下單,因為五月份的時候不知道SpaceX的Demo-2任務到底會不會成功,所以先買起來,以確保有美國人在太空站。這個不確定的代價是非常昂貴的,而且每年都在漲價,最近讓一位太空人來回國際太空站一次要9000萬美金。沒錯,只有一位。

三位太空人搭乘俄羅斯Soyuz太空梭返回地球,空間非常狹窄

NASA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外包而且讓俄羅斯隨意宰割呢?

因為NASA除了要建設國際太空站,還要研發可以載人的火箭、太空梭系統,研發完還要自己發射、打撈或回收等等,這些龐大的項目難以獲得政治上的支持和經費,因為一年大概要35億美金。今天我們觀察交給俄羅斯發射,10年來送了超過70位太空人花了40億美金,雖然心不甘情不願,總比一年花35億美金好。

SpaceX的太空梭Crew Dragon內部,空間寬廣明亮

但這樣終究是在資助他國發展太空事業,有鑑於此,除了和俄羅斯買座位以外,NASA也在2014年和兩家私人企業簽約,分別是波音42億美金,SpaceX 26億美金。請他們幫忙設計、建造和發射太空梭進入低地軌道。美國企業直到2020年才有能力再把太空人載運到太空站,上次是2011年,參與這兩次關鍵任務的人,剛好是同一人,他扮演一個繼往開來的形象,他是Doug Hurley。

Doug Hurley,今年53歲,之前當過美國海軍的測試飛行員,他參與2011年7月Space Shuttle Program的最後一次任務,STS-135。Doug是四位太空人之一,他當時降落在佛羅里達州的Kennedy Space Center Launch Complex 39A(LC-39A),LC-39A也是阿波羅11號的發射台。這次則用來發射Demo-2任務的火箭和太空梭。LC-39A是一個承先啟後的發射台。

具有跨時代意義的LC-39A發射台,兩位太空人搭著白色Tesla Model X前往發射台

Demo-2任務成功載兩位美國太空人Doug Hurley和Bob Behnken到國際太空站,今年5月30起飛,8月2號返回地球,歷時63天。載人也不是說載就載,任務前需要經過三大關卡考驗。第一關是Pad Abort Test,是要在發射台出現問題時讓太空梭和太空人可以迅速逃離,沒有火箭參與測試。這項測試在2015年5月完成,總共90多秒;第二關是Demo-1任務,測試飛龍號與國際太空站可以成功對接,起飛後24小時就到了太空站,本測試完成於2019年3月;第三關是In-Flight Abort Test,是火箭起飛後到達 “Max Q”時,讓火箭和太空梭分離。

為什麼要選在這個時間點分離?

因為Max Q 代表最大動壓(aerodynamic pressure),此時太空梭和火箭的結合是最緊密的,如果這個時候能夠脫離,那任何時候都能夠脫離。起飛後大約90秒到達Max Q,此時太空梭脫離火箭,伴隨一陣歡呼聲和大量白煙,火箭隨即爆炸。本測試完成於2020年1月,是載人飛行前的最終關卡。

Doug Hurley(左)和Bob Behnken(右)正在參加演練

5月30日直播起飛後,播報員大喊: “America has launched!”

載人到達太空站終於成功了,但這次的意義在於,「美國企業、美國製造、美國本土發射」。美國一吐穢氣,再度耀武揚威!
正式的任務是預計今年10月23日發射的Crew-1,會有四位太空人前往太空站,太空梭編號C207。